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麒麟家居

好货不贵

 
 
 

日志

 
 

其实王振也不是总干坏事  

2010-06-01 17:5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所周知,历史能给后人提供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和教训,正如唐太宗所言,“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可也许正是由于人们过于强调历史的借鉴作用,在看待历史人物时,很容易过于看重他(她)的某一片面,继而希望从中获得某些值得学习的经验,或是加以警示的教训,这样就很难对历史人物进行全面客观的评价了,明代的宦官王振即是如此。

对于王振,后人对他评价诟病颇多,认为他心术不正,变乱朝纲,残害忠良,擅权误国,比较典型的就是清廷所修《明史》,其中关于王振的记载几乎都是其促成亡国之恶事,所以对宦官的防范极为严厉,故其所修正史多记其不端之处,以期收得警示之效,因此也就使得王振此人以典型的奸佞小人形象呈现在后人面前。

相比而言,《明实录》的记载则突显了其“实”的一面,即也有一些关于王振的正面记载。如对于廉能之人时有引进,先是向皇帝进言,时任两淮都转运盐使司(负责淮河地区盐业事务的机构)同知(副职)的耿九畴“此人廉介,众所通知”,建议补为空缺的两淮都转运盐使(正职),后是推荐刚直有才干的山西布政司左布政使(一省之最高行政长官)石璞担任工部尚书。对不尽职的官员亦毫不姑息,建议皇帝给予严惩,以儆效尤。正统六年,掌管国家钱粮的户部官员刘中敷、吴玺、陈瑺等人因处理蒙古使臣的朝贡事宜玩忽职守,被王振检举,并最终予以严肃处理。从这些事例可以看出,对王振其人有必要再作一次更为全面的评判。

王振曾对宣德时期的某些弊政予以过纠正。明代陆容撰《菽园杂记》记载:宣德年间,朝廷经常派宦官外出寻求花木鸟兽等玩物,骚扰民众。自从王振掌管内廷之后,“悉禁绝之,未尝轻差一人出外,十四年间,军民得以休息……”王振的处事才能也不乏可称道的地方。《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正统四年,福建一位名叫廖谟的官员打死一名驿丞,驿丞是阁臣杨溥的乡邻,那名官员是阁臣杨士奇的老乡。杨溥主张将官员处死以偿命。杨士奇则想判处那位官员因公事杀人而予以轻微处置。两人争议不定,就请当时执政的太皇太后张氏裁决。当时在场的王振认为二杨都是因为乡邻缘故给出了不尽合理的处罚,偿命太重,因为公事而处理的话太轻,应该给予降级处分,太皇太后觉得很有道理,就依从了他的建议。如此处理,抛开私念,秉公执法,所以能为太皇太后接受,并显示了自己处事的才能, 使得他在后来能够逐渐参与到政事中来。

王振掌权时,乐于接纳富有治国经验的三杨(杨士奇、杨荣、杨溥)等人的意见,每次奉命到文渊阁咨询政事时,三杨跟他讲话,他都是恭敬地站着接受。曾经问三杨他家乡中是否有可以来京师任职的才干之士时,三杨推荐博学多才的薛瑄,王振则将他“召为大理少卿”。对三杨百年之后的接班人问题也多有考虑,且征求他们意见,对他们推荐陈循、高谷、苗衷等人也是“欣然用之”。此外,王振对有才识的官员亦多有敬重,吏部尚书魏骥声望显著,王振尊敬地称他为“先生”,两人会见的时候,魏骥只送王振“帕一方”,他也不计较。当时在江苏地区任巡抚的周忱勤政爱民,王振对他也极为赏识。

在英宗的成长过程中,王振则起了相当重要的积极引导作用。这一点在明人许浩所撰《复斋日记》中多有记载。早在宣德朝,王振因“有才识,能驱驾人”而为宣德皇帝所看重,当时宦官有很多,后来只有王振官做到太监,这也可以说明王振才能的非凡之处。英宗在东宫做皇太子时,宣德皇帝使王振侍奉英宗,并教授英宗读书写字,这也正如英宗后来褒奖王振时所说:“我皇考念尔为先帝所器重,特简置朕左右”。作为东宫师傅,王振庄重沉稳,以致英宗常对他心存敬畏。对即位后的英宗王振也是很尽心地管教,一次大臣给小皇帝上课,偷偷跑出去玩,王振立即就报告给了太皇太后,结果英宗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他身边的宦官则被关入牢房。对英宗的近侍之人王振也是严加管束,防止他们误导幼主,一次王振准备去侍奉英宗时,听到有人吹箫,吹箫的人看到王振来了,拔腿就跑,王振追上去,狠狠的训了他一顿:“尔事皇上,当进正言,谈正事,以养圣德。而乃以此淫声惑上听乎?”结果吹箫的人被给以二十大板的处罚,可见他对英宗的成长是颇为尽职尽责的。

王振对于英宗的直接教导也多有可圈可点的地方。英宗登极后,王振曾劝导英宗戒绝好玩。据清人查继佐所撰《罪惟录》记载,一次英宗与侍从玩球,结果因为王振的到来而停止。第二天天亮时,小皇帝因为玩得累,在屋里没出来,王振就跪着劝道:“先皇帝为一毯子几误天下,陛下复踵其好,如社稷何?”,英宗听后觉得非常惭愧。三杨得知此事后,感叹道:“宦官中宁有是人!”另据明人邓士龙辑的《国朝典故》一书记载,当时太皇太后等人喜欢游玩佛寺,常在寺中一连居住好几天,王振觉得这样既有损皇家形象,又劳民伤财,这种现象不应该出现在盛世,于是教导年幼的英宗将后妃们所住的房间里放上佛像及佛经,这样既顾及到后妃们的喜好,又使得她们不能长期地住在佛寺里面了,巧妙地纠正了这一陋习。王振也曾教导英宗不要随便授予身边的人而要重惜国家名器。《复斋日记》记载:有位宦官给英宗梳头时日长久,于是乞求恩赏,英宗同意赏他一官职,并让王振去办,王振劝谏道:“官所以待有功。此贱技微劳,赏以金帛可也。”最终没有给予。其言其行劝告英宗作为一国之君当居安思危,以天下为重,勿贪图玩乐而导致荒政误国,并严明赏罚之事,这本身就是就某些具体的事例引导英宗如何做一贤德之君,裨益实为匪浅。

以上之种种良言善举亦恰如英宗称赞王振时所言:“朕自春宫至登大位,前后几二十年,而尔夙夜在侧,寝食弗违,保卫调护,克尽乃心,赞翊维持,糜所不至,正言忠告,禆益实多。”明代诸帝中,英宗不失为一代英主,《明史》评价道:“前后在位二十四年,无甚稗政。至于上恭让后谥,释建庶人之系,罢宫妃殉葬,则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这与王振的悉心辅导是分不开的,“其闲邪纳诲,以成英庙盛德,不为无补。”可见历史上的王振并非总是极尽祸国殃民之事,在得势之前他的德才还是很有值得称道的地方的。

遗憾的是,作为阉宦之人,王振与历史上的众多宦官一样,生理上的缺陷所造成的人格上的缺陷决定了他终究难以担当治国的大任。作为英宗亲信之人,王振“掌司礼监”这一要害部门,其中的“掌印(太监)掌理内外章奏及御前勘合。秉笔(太监)、随堂(太监)掌章奏文书,照阁票批朱”,即王振所掌握的是相当大的国家大政最终决策权,特别是正统七年,“太皇太后崩,荣已先卒,士奇以子稷论死不出,溥老病,新阁臣马愉、曹鼐势轻”,这也就意味着其所掌握的权力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外来力量的制约。此种情况下,王振自身所固有的人格缺陷很容易将这种“绝对的权力”转化为极强的破坏力,而这种破坏力的终极爆发即是正统十四年,在准备极为不足的情况下,王振怂恿英宗草率亲征,并最终酿成土木之变。

  评论这张
 
阅读(2682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