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建众柯兰

专注家居建材

 
 
 

日志

 
 

宣德遗诏与土木之变  

2009-10-14 18:2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明英宗,关注者往往会想到在土木堡之变中,其作为天朝上国的九五至尊,为蒙古蛮族俘获,体面大失。天子蒙尘塞北,社稷也随之危及,“时京师劲甲精骑皆陷没,所馀疲卒不及十万,人心震恐,上下无固志”(《明史?于谦传》),而导致这场国难的罪魁祸首正是当时的权阉王振,先是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挟帝亲征”,后是自为邀宠,“由蔚州邀帝幸其第”,又“恐蹂乡稼,复改道宣府”,使得“军士迂回奔走”(《明史?王振传》),贻误撤退良机,导致大军溃败。

英宗为皇太子时,王振“侍上东宫”,这为其以后的弄权奠定了基础,九岁的英宗一即位,即“命掌司礼监,宠信之,呼为先生而不名”。当太皇太后要除掉王振时,小皇帝竟“跪为之请”。英宗因土木堡之变“北狩”归来复辟之后,不顾王振曾使其承受蒙尘之辱的伤痛,不久即“复振官,刻木为振形招魂,葬之,祀智化寺,赐额曰‘旌忠’”(《明史纪事本末?王振用事》),其宠信程度可见一斑。

历史上的明英宗绝非昏庸无道之君,其死后庙号中的“英”亦绝非简单的颂扬之词,清代官修的《明史》评价其“前后在位二十四年,无甚稗政。至于上恭让后谥,释建庶人之系,罢宫妃殉葬,则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除此些善政之外,诸如“罢诸司冗费”、“罢山陵夫役万七千人”、“免湖广被灾税粮”、“振陕西饥民,赎民所鬻子女”之类的仁明之举亦频频见于史书。至于在其复辟之后,一代忠良于谦的冤死,主要责任并不在他,奸臣徐亨等人欲将于谦置于死地时,“英宗尚犹豫曰:‘于谦实有功’”(《明史?于谦传》),于谦被处死,英宗常常懊悔不已。更为难得的是,英宗重登大位后,对为他悲伤心过度而导致身体残疾的钱皇后仍然敬重有加,尽管皇后无子,英宗仍保留其中宫之主的尊崇地位,并在驾崩之前特别交待:“皇后钱氏名位素定,当尽孝养以终天年……皇后他日寿终,宜合葬”(《明英宗实录》),恩爱之情,流于其间。相比之下,宣宗和景帝都曾有过因皇后无子而另立新后之举。作为皇帝,英宗似乎惟一不足称道的是“以王振擅权开衅,遂至乘舆播迁”(《明史?英宗后纪》)。据说英宗驾崩之后,“群臣兆民若丧考妣,悲哀特甚,以为神德圣政,不可殚窥”(《野记》二),此说虽不无夸大,但于英宗之贤德亦可窥出一二。

本应为流传千古的贤德之君,英宗为何会如此宠信一宦竖而致使其圣德大累呢?究其原因,还得从其父亲宣德皇帝说起。

宣宗于宣德十年正月崩于乾清宫,其口述遗诏为“朕疾今不复起,盖天命也,其命长子皇太子祁镇嗣皇帝位,诸王宗室悉遵祖训,谨守潘国。嗣君年幼,惟望圣母皇太后朝夕教训,尔文武大臣尽心辅导”,其中最为核心的一条旨意则是“家国重务必须上禀皇太后、皇后然后行”(《明宣宗实录》),当遗诏以正式文本布告天下时,其大体旨意也不离于此,将托孤之重责交予其母后。英宗即位后,新朝君臣也是恪守先皇遗旨,“遵遗诏大事白皇太后行”(《明史?英宗前纪》)。宣宗立此遗诏应该是考虑到嗣君年幼,难以承担治平之大任,而皇太后张氏颇为贤德,“始为太子妃时,操妇道至谨,雅得成祖及仁孝皇后风欢”(《明史?后妃传一》),历经三朝,政治阅历丰富,且不乏治国之才,“宣德初,军国大议多禀听裁决”,且张氏对三杨、蹇义、金幼孜等辅国重臣颇为了解和信任,惟有如此安排才能将祖宗基业弘扬光大,其用心不可不谓之良苦。遗憾的是,宣宗虽为仁宣之治的造就之主,但其在安排后事作时,所虑仍有大不周之处,其问题也恰恰出在那条遗旨上,其中明确托其母后代为处决国家大事,而没有直接训谕幼主的只言片语,也未曾指示过顾命辅臣好生历练嗣君,一开始就忽视了对英宗执政能力的培养,这也就为王振后来的钻营创造了可乘之机。

英宗登极之初,曾“以兵部尙书王骥、侍郎邝埜覆议边事”,结果“五日不上奏”,小皇帝愤怒道:“藐朕冲人耶?”并将二人“执付狱”(《国史唯疑》卷三)。从这一记载不难看出,作为少年天子的明英宗几乎处于被忽略的境地,连声望不甚高重的王邝二人对皇帝的旨意都胆敢置若罔闻,那作为托孤辅臣的三杨等人之态度就可想而知了,同时也可以看出英宗虽处冲幼之年,却也心系大明江山社稷之安危,但在宣宗遗诏的影响下,“军国大政关白皇太后”,太后则“推心任士奇、荣、溥二人,有事谴中使诣阁谘议,然后裁决”,“三人者亦自信,侃侃行意”(《明史?杨士奇传》),作为先朝老臣,三杨等人忠实地践行了宣宗的遗诏,而他们(包括宣宗)所共犯的一个致命错误则为忽略了对幼主所应当加以的悉心培养和历练。这一点和后来的明神宗成长历程颇有相似之处,张居正秉政后,“帝虚己委居正,居正亦慨然以天下为己任”(《明史?张居正传》),当时神宗生母慈圣皇太后亦将“万历初政,委任张居正”,甚至口谕神宗:“张先生受先帝付托……俟辅尔至三十却再审处让后人,非晚也”(《明史纪事本末?江陵柄政》),信任之重,由此可见,而张先生也不负厚望,实心用事,公忠体国。其变革漕法,使国家财力大增,“太仓粟充盈,可支十年……太仆金亦积四百余万”,“为考成法以责吏治”,使得“一切不敢饰非,政体为肃”,起用李成梁、戚继光等杰出将才,故而国家“边境晏然”(《明史?张居正传》)……只不过此类国家大计方针的制定与执行皆为张先生一手掌握,万历皇帝则显得无所事事,以致“乾清小珰孙海、客用等导上游戏”(《明史?张居正传》),亦“尝在西城曲宴被酒,令内侍歌新声,辞不能,取剑击之。左右劝解,乃戏割其发”(《明史?后妃传二》),颇有纨绔子弟习气,而不见其政事上的实际历练,窃以为,这应该也是导致明神宗在万历中晚期消极怠政的一个重要原因。另与之相类似的,则是三国蜀汉后主刘禅,其相父诸葛亮可以称得上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蜀汉政权还是免不了二世而亡,这与后主刘禅政治才能的低下关系密切,其更进一步的原因则是政事上后主基本上没有受到过实际的锻炼。刘禅即位改元后,“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三国志?诸葛亮传》),《三国志?后主传》所记载的从刘禅即位到诸葛亮去世的十二年间,基本上未见后主在国政上有何作为,大多数是诸葛亮内政外交纪要,如“丞相亮南征四郡,四郡皆平”,“丞相亮出屯汉中,营沔阳平石马”,“亮出攻祈山,不克”……而孔明之后继者姜维等人,其才智有不及而无过之,如此境遇之下,国祚岂能长久?

在对幼主的培养问题上,宣宗祖父明成祖表现得就要有政治远见得多。朱棣在发现宣宗智识过人,并认定其为“他日太平天子”(《明史?宣宗本纪》)后,有意识地历练其治国之才。永乐七年,“从幸北京,令观农具及田家衣食,作《务本训》授之”(《明史?宣宗本纪》),八年,成祖北征沙漠,“时皇太子已监国于南,乃命皇长孙居北京监国”,并由“通达政体,谙练章程”(《明史?夏原吉传》)的户部尚书夏原吉辅佐,“武选及官民有犯,大者启皇太子,小者皇长孙行之”(《明史?礼志十》),父子二人一南一北,遥相呼应,而当时的宣宗年仅十二岁。在被立为皇太孙后,成祖多次偕其巡幸征讨,十一年,“幸北京,皇太孙从”,十二年,“亲征瓦剌……皇太孙从”(《明史?成祖本纪》),历经多次磨练,有的甚是战场上血与火的拼杀,使得宣宗即位后,其政治军事才能在平叛、巡边、用人等方面得以充分地展现,并最终成就了仁宣之治这一千秋伟业。

清圣祖康熙皇帝的成长也不失为一成功典范,同样作为太皇太后,其祖母孝庄太后在这方面就要有眼光得多,史书记载:“太后不预政,朝廷有黜陟,上多告而后行,尝勉上曰:‘祖宗骑射开基,武备不可弛,用人行政,务敬以承天,虛公裁決。’又作书以诫曰:‘古称为君难。苍生至众,天子以一身临其上,生养抚育,莫不引领,必深思得众得国之道,使四海咸登康阜,绵历数于无疆,惟休。汝尚宽裕慈仁,溫良恭敬,慎乃威仪,谨尔出话,夙夜恪勤,以祇承祖考遗绪,俾予亦無疚於厥心。’”(《清史稿?后妃传》)既未过分插手国政,亦不乏对皇帝的谆谆教诲,鼓励其平允执政,居安思危,勤政爱民,或许其从前明英宗之遭遇中吸取过教训,故而有所预见。康熙帝八岁即位,十四岁就开始亲政,十六岁即以过人胆识“逮辅臣螯拜交廷鞠”(《清史稿?圣祖本纪》)。年少时,其治国才能就获得了很好的锻炼,这为其以后逐渐成长为大清王朝的一代圣主,并开创康乾盛世作了充实的准备。

英宗为皇太子时,王振“侍英宗东宫”,由于其“少选入内书堂”,算是有几分文化素养,小皇帝的起居生活、读书习字等皆由王振服侍,加之王振此人生性“狡黠”,逐“得帝欢”(《明史?王振传》),时长日久之后,英宗就会逐渐产生对王振的依赖和信任,而且随着时日的积累,这种依赖和信任也随之不断加深,其所获得的宠信也就难以为他人所匹敌了。正统七年,“太皇太后崩,荣已先卒,士奇以子稷论死不出,溥老病,新阁臣马愉、曹鼐势轻”(《明史?王振传》),英宗的历练不够以及后继辅臣的声望和能力方面的不足导致权力的交接出现断层,这也就为王振的粉墨登场提供了可乘之机,“振遂跋扈不可制”。先是“作大第皇城东,建智化寺,穷极土木”,后是“兴麓川之师,西南骚动”,再是报复“上言陈得失,语刺振”的侍讲刘球,“使指挥马顺支解之”,又是因“大理少卿薛瑄、祭酒李时勉素不礼振”,“摭他事陷瑄几死,时勉至荷校国子监门”…… (《明史?王振传》)其后频频弄权,越发张狂,并最终招致土木之变。英宗复辟后,又宠信石亨、曹吉祥等群小,继而引发“曹石之变”,实属权臣大阉再次弄权所致,究其原因,还得归之于其幼年时所受历练不够而在用人上旧误复犯。

倘若宣德皇帝于其嗣君的所信非人泉下有知,对其当年遗诏中的的一时疏误,不知是否会懊悔万分,而今之为父为母者,有观于此,也不知是否会有所悟会……

 

  评论这张
 
阅读(6127)|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